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3 民风淳朴

KZ-3 民风淳朴

        落日的余晖把大地燃成了金色,许涛靠在一颗松树下,一树翠绿的松叶在光秃秃的树木间异常显眼。

        “谢了,如何称呼?”许涛扔掉手中的松枝,没想到第一件事还是要听一整节课。

        “卡罗琳娜。”

        “许涛”

        “富有炎国特色的名字,”卡洛琳娜嘴角一抿:“你刚刚说你想找一份工作,最好是来钱快的那种?”

        “您有什么高见?”许涛转头与她四目相视,似乎在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那些所谓来钱快的活都在卡西米尔宪法上写的一清二楚......不过,我这倒有一份差事。”卡罗琳娜半开玩笑的说道。

        许涛好奇的站直身子,向前靠近了一步:“请讲。”

        “放心,不是那种无聊的事。那么......你做过信使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许涛有些发懵。接着,他将下意识的“不”咽了回去。

        “你说的信使是邮差吗?”许涛有些疑惑的摇摇头。

        “不......唔......或许差不多,但信使分为城际信使和天灾信使,那些信使的薪酬可比邮差高的多。”

        “为什么?”许涛有些不解。

        “因为信使的活可比邮差刺激多了!”卡罗琳娜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她从口袋中拿起两封信件,一封偏厚,另一封则小的可怜。

        “那封小的是收件人的信息。”卡罗琳娜将信件夹在手指间举到许涛面前。许涛下意识要接,卡罗琳娜手一收。

        “先说你接不接这活,许先生。”她把邮件在许涛面前摊开,红色的印章在金色的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接!有些事我总得试试,”许涛一咬牙,从卡罗琳娜手里抢过那两封信件,“那封厚的里边有啥啊?”

        “信使的职业守则就是从不过问信件的内容和寄件的原因,只管送信。”卡罗琳娜摇了摇手指。

        “抱歉......”许涛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有些干涩的信纸。

        “没事,下次记住就好了。定金在另一封信封里。如果你需要可以直接用——五百兹罗提,至于之后的酬金在你交递后来找我。”卡罗琳娜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裙子。

        “多谢委托,我会尽力而为。”许涛微笑着点点头,将信封放入口袋中。

        “你是从乌萨斯边境过来的?”卡罗琳娜问道,“或许收信人你也许认识哦!”

        许涛露出疑惑的表情,没等他多问,卡罗琳娜已经满脸坏笑的退后一步。

        天空已经被染成深灰色,落日隐藏在树林中,只从无尽森林中穿透出几丝亮光。

        “旧日已落,我先回去了,保重。”卡罗琳娜向前走了几步,回过身,挥挥帽子作告别,消失在人群和夕阳中。

        留下许涛独自一人,手里捏着两张厚薄不一的信件,细细的抚摸着上边粗糙而干涩的牛皮纸。

        古老的街道只有少数几个昏暗的路灯,电气发出滋滋的声音,看上去完全不靠谱,而且只能照到极有限的范围。

        在路边随便找一个餐馆,花十兹罗提吃了一顿不算丰盛的晚餐,但许涛感觉卡西米尔比不上之前自己所吃过的美食,至于他吃过的——也许是炎国还是龙门?谁知道呢。

        在结账时,许涛听见身旁的一桌在低声讨论着什么,余光看去,那些人都在有意无意的看向许涛,眼神有一种......并不和善的威胁。

        “或许在怀疑我的身份?”许涛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看了看自己身上有些不同寻常的着装。确实,有些格格不入。

        接过服务员递还回来的硬币,上边印着卡西米尔的图标。突然,许涛太阳穴传来一阵剧痛,那枚硬币随着他的松手掉落在地上,发出“叮”的响声。

        “抱歉!”服务员赶紧蹲下捡起那枚硬币,放回许涛桌上,看到了许涛有些异样的脸色,有些疑惑地问道:“先生,需要帮助吗?”

        “谢谢,不必了。”那种从身体中抽出某种东西的感觉突然消失了,许涛靠在椅子上休息片刻,头痛的感觉消失了,但有些奇怪的东西增长了......

        “卡西米尔的临光、白金?她们是谁?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记忆......龙门?维多利亚?”许涛脑海中突然多出了很多无法串在一起的记忆,将他原本就混乱的记忆彻底搅成一摊无法辨认的浆糊。

        “……记忆又混乱了,”许涛拿起那枚硬币,依旧是卡西米尔的标志,背面则是卡西米尔的皇帝,一位趾高气昂的圣骑士。“又是硬币,也许某些事物能把我这些混乱的记忆串联在一起?”

        许涛的记忆在某些时刻还是管一些用的,比如认路。特别是穿过这种古老而又错综复杂的小镇。

        黑暗的街道总是暗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罪恶,在黑暗的深渊中充斥着混乱。那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许涛周围,他的脚步慢慢放缓接着停下......

        突然,有一个人迎面撞了许涛一下,那人的“抱歉”还没说出口,他的手臂便被许涛钳住了,许涛借着月光看见他的手上拿着那两封信件。

        见情况不妙,那人正想转身就跑,却被许涛拉住。

        “我警告你,你可别不识好歹......哎哟!”

        话还没说完,信封便被夺过,许涛抓住他的手臂反曲一个角度,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上。

        在一旁黑暗的小巷中中走出两个人,不由分说便冲向许涛,一人手中还拿着类似匕首的刀具。

        “怎么还遇到团伙打劫的了?”许涛向后退几步,转身就跑,但两人中其中一人把他扯了回来。许涛一转头,另一人的刀向许涛刺来。

        许涛下意识用膝盖一顶,左手抓过持刀人的手腕,自己则转身移到那人另一侧。他尝试着进行反击,喉咙却突然被人用手臂扼住,持刀者找到机会又准备再捅一刀。

        许涛向下一蹲,那人猝不及防被许涛从肩上翻下去,许涛一拳打中持刀者的下腹部,他吃痛一退,许涛紧接着直接一脚将他踹倒在地,把他手上的刀向后一踢,接过刚开始抢劫他的那人的一拳,马上一个过肩摔将他扔到地上。

        “......”我干了些什么。

        许涛甩了甩有些混乱的脑袋,就当是为民除害,快速逃离了混乱的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