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4 后院战争

KZ-4 后院战争

        街道已经陷入一片黑暗,无数的星星在天上闪烁着光辉。街角的店铺亮着昏暗的黄色灯光,许涛紧紧捏着那张卡片,向前走了几步……

        “回来了吗。”里安没有回头,他的声音是意料之中的平静。

        “他怎么会知道……”许涛有些疑惑的站定在街道上。

        许涛和里安隔着半个街道的距离,并且他的脚步也很轻,他有些实在想不太明白。

        里安转身,向着许涛招了招手。

        “有些事情不需要答案。”

        许涛默不作声的点点头,走进店面。

        “找到活干了吗。”里安整理着最后几个货架,不经意的问道。

        “嗯,接了个信使的活。”

        “信使可是一个很吃香的职业啊,有机会的话还能到国际物流工作。”里安把箱子塞回底下的货柜里。

        “只是想凑点钱先,然后再想办法安定下来。”许涛摇了摇头。

        “年轻人只要有志气,做啥事都不迟。”

        谢谢您的心灵鸡汤,许涛瞥了瞥嘴,看着里安有些得意的坏笑。

        里安收拾完手头上的工作,重新打量了一番许涛,特别是盯了会许涛有些发红的脖子。

        “跟别人闹矛盾了?”

        看着许涛愣了一下,里安嘴角不经意间扬起一丝坏笑。

        “是……被迫跟别人打了一架。”许涛看着里安的坏笑,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是那些偷东西又设套的混混吗。”里安饶有兴致的问向许涛。

        “算是吧,把他们都收拾了一顿。”许涛顿了顿,补充了一句:“为民除害。”

        “看来不用担心当信使这件事了,只要有胆量,你就可以在泰拉任何的地方送信。”里安点点头,收起那丝坏笑,眼神中带着一丝赞扬。

        “但愿如此。”许涛总感觉事情在冥冥之中有了安排。

        “我带你去客房吧。”里安摇了摇腰间的钥匙。

        ……

        “这只是一个临时的客房,下午我收拾了一下,如果哪里不干净希望不要嫌弃。”里安用钥匙打开房门。

        “不会,有地方安身就很不错了。”

        “里边有燃灯,被褥你自己收拾一下吧,明天还要早起,我先回房了。”里安打了个哈欠,“对了,钥匙需不需要给你锁上门?”

        “不用了,谢谢。”许涛把里安送出门外,轻轻关上房门。

        所谓的燃灯是一个有着电动打火器的铁制小灯笼,桌子旁还有一盒燃料。上边写着几个大字——源石提取燃料。

        貌似是由源石提取出来的粘稠的油状液体凝固成方便携带的固态,看样子应该不算很贵,粗糙的三无包装里便是两块固态提取物。

        点燃灯中的燃料,昏黄色的火光摇曳着,许涛打开那封小的信件,而那封厚的则细心的放到桌面上一个昏暗的角落中。

        只不过他刚从信封中抽出收信人的照片时,他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

        那是一张既陌生又熟悉的乌萨斯面孔,突然许涛明白卡罗琳娜的坏笑是有理由的。

        揉了揉太阳穴,许涛又开始头痛起来。他有些后悔接这个单。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意外。

        没有再看其他信息,许涛这一天接受的不寻常的信息已经太多了,他随手把信封压在一旁里安为他收拾的背包下。

        理了理床铺,许涛放下心中的困扰,缓缓入睡。

        “接都接了,没有推回去的可能,自己加油拼一拼或许还能成。”

        ……

        里安在自己的房门前停下,转身靠在门上。

        “我很确定,不计一切代价,留下他。”

        手机在黑暗中亮起,语音备忘录上跳动的波谱像是他的心跳。

        ……

        从床铺上翻了个身,发出“唦唦”的声响——不对,那是背包翻动的声音。很轻,像是有人刻意压低翻动的噪音。

        “谁?”许涛掀开被子,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他听到有人在暗处嘀咕着,然后响起“吱吱”的声音。

        “装老鼠?”来不及点灯了,他便一脚踹进了黑暗,一个人结结实实挨上了一脚,发出一声闷哼。

        余光中另一人快速冲向门口,撞开了摇摆的木门。而那个挨了踹的人转身推开许涛。许涛一个趔趄,站稳后又冲上去尝试抱住那个人,黑影向后一晃,躲过许涛试图抓住他的手,然后一脚踹到许涛肚子上。

        许涛忍耐住胃中那种的翻江倒海的感觉,追着黑影冲向门口,那人从敞开的门口正准备逃离时,被许涛一把抱住,向右摔倒在门框旁,将他在门框旁撞了个七荤八素。

        被许涛抱住的那人长着猫耳朵,他挣扎着转过身,表面凶狠而且充斥着威胁的气息。

        菲林用尽全力尝试甩开身上的许涛,却被他一拳捶在脸上,挣扎用用拳头反击许涛,一阵生疼害的许涛把抬起的拳头又招呼在了那位菲林的脸上。

        花费了一些时间摆脱开菲林的纠缠,打到他的半晕半醒。许涛冲向门口,一位库兰塔警察站在原地,似乎在等他的“战友”把许涛给拖出来,只可惜他实在白等了。

        许涛还没趁他反应过来,拳头便打在那警察的胸口上。警察察觉过来,吃痛的后退数步,右手从腰间拔出警棍,将长柄挥向许涛。用左手强行挡了一下挥向他脑袋的警棍,剧痛从手臂传向全身。顾不上疼痛,许涛咬牙使出全身力气用右手打向警察的腹部。警察拿警棍的手一松,许涛便顶在他胸口,将他撞退几步,紧接着拽过他的手臂,许涛转过一百八十度,借着力将他身体从手臂旁侧狠狠的扔到地上。

        而被他打到呻吟的那只菲林猫此时站起身,朝许涛冲了过来,再次钳住许涛的手臂。

        “该死的混蛋!”菲林把许涛再次撞倒在地上,又开始拳打脚踢起来,许涛手忙脚乱的接着他的拳头,右脚支撑在地上,用尽气力翻了个身,直接反客为主。

        “谁…他妈…是混蛋!”许涛的愤怒盖过了内心的一切理智,对着菲林拳如雨下,打得那人无法还手。

        正当许涛打算站起身,却被身后那人突然袭击。

        “给我放开他!”警察勒住许涛的脖子,抱住他的腰将许涛扔到地上。吃了一脸灰的许涛在地上勾住了他的脚腕,那人失去重心,向后翻倒在地上。许涛扑向警察,顶过他的一拳,自己的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给我听好了——”许涛按住不老实的警察,把膝盖顶在他的胸口上,“现在…马上滚出去!”

        许涛狠狠地拽过那人警帽上的徽章,将他从地上拎起。此时,内屋的电灯被点亮了,许涛眼睛被光线一晃。转眼间,那个库兰塔人急匆匆的拉着还在哼哼唧唧的菲林,飞快的从后院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