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5 摩尔曼斯克

KZ-5 摩尔曼斯克

        房间亮起昏暗的灯光,后院中的泥土上还留着几丝淡淡的鲜血,地面凌乱不堪,一场打斗在后院中静悄悄地上演,又静悄悄地结束。

        “把你嘴角的血擦擦。”里安递过一条毛巾,许涛胡乱地擦了擦脸,红色的血迹让原本洁白的毛巾泛起一层红色。

        “年轻人不可意气用事啊。”里安扶着有些发烫的额头。

        桌上躺着许涛从警察帽子上扯下来的卡西米尔的徽章,徽章上还留着几丝帽子上的毛线,是被硬生生拽下来的。徽章都有些变形,可见当时他所用的力气有多大。

        “我认识那个菲林,他——马库斯,平常不会那么冒险的……”里安把紧紧交错的双手轻轻放在桌上,“尽管你是出于正当防卫……”

        “抱歉,我也不想……”等到脑袋冷静下来,许涛有些后悔。

        “如果你真的不想连累我,就马上听我安排。”里安打断许涛的话,站起身,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落下一句话:“去你房间把东西都收拾好,回客厅找我。”

        “呲呲——”重新点燃有些冰凉的燃灯,那些凝固的燃料再一次融化、燃烧起来,放出昏暗的黄色光芒。

        许涛看了看自己寒酸的个人物品,将厚信封塞进背包。桌上被翻得凌乱不堪,那张照片平静的躺在桌子上。照片里的女孩与许涛第一次看到她时一样。

        照片上的那人正是之前边境上的那位熊耳少女,她深邃而又湛蓝的眼瞳在闪烁的燃灯火焰照射下,好像在对着许涛眨眼。

        但照片里她的眼神中没有对某些事物的憎恨与冷漠,只有在那个年龄段的女孩该有的笑容和活力。

        将照片翻个面,背后粗略的写一些信息,上边有一个名字——或许更像是代号:摩尔曼斯克。

        “摩尔曼斯克?”许涛继续逐字阅读剩余的部分。

        “摩尔曼斯克小姐长期活跃在乌萨斯-卡西米尔边境,幸运时你可以在科马鲁多的酒馆里看到她的身影。”在酒馆下边画了个箭头,指向一个地址:“维隆街16号”

        其他有些是没有太大用处的信息,但有一点引起了许涛的关注——“作为感染者,摩尔曼斯克擅长在人群中伪装自己,需要更加细心地探寻她的踪迹……”

        “最后,希望你能将信件平安交予她。”结尾的署名是卡罗琳娜,用了一些许涛看不太懂的花体字。

        在署名的下边还写着一句话匆忙加上但并不显得潦草的一句话:“正义之路,被暴虐之恶人包围,以慈悲与善意为名引导弱者。”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许涛收好信纸,正准备站起身。

        “把燃灯拿上,储物柜最下边有睡袋,也拿上。”说完里安便走回客厅。许涛翻找了一下里安所说的所说的储物柜,最底层放着一卷厚厚的睡袋。许涛正掏出那个臃肿的睡袋,顶上的一个相框因为他拉扯的动作而摇晃,突然从储物柜最上一格翻落下来。他下意识伸手接住,还好没掉下去,相框表面的玻璃要是打碎可就难办了。

        正准备将相框放回原处时,许涛的余光瞥见相片上的三个人,顿时愣了一下。手腕翻转,照片上的三个人影虽然在时间的熏陶下变得有些模糊,但许涛还是认出中间的大叔是里安,而两旁的女孩,其中一位的耳朵是不同于旁边两人的熊耳……

        “许涛,东西收好了吗?”里安叩了叩木门,有些焦躁的问道。

        许涛一愣,匆忙将相框放回原处,低头收拾睡袋。里安打开木门,看着忙碌的许涛:“加紧些,我没法留住你了,你必须在天亮前离开这里。”

        “知道了,马上就好。”许涛把睡袋绑到背包上,转身背起叮当作响的背包。

        门外的风有些吵闹,寒冷而锋利的寒风吹刮着许涛的面颊,让他体会到了卡西米尔冬月夜晚“轻柔”的爱抚。

        看着里安往他的背包里放一些东西,他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摸出一百兹罗提,放到桌子上。

        “谢谢,但忙不能白帮,”许涛捂了捂有些发烫的脸,“帮我这么一个愣头青。”

        里安把桌上的几张纸币分开,取走一张面值五十的纸币。

        “五十就够了,我只是……不……就当是东西的租借费吧。”里安迅速止住话题,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不过许涛也没有在意,只是问了里安一个看似很寻常的问题:“您知道‘摩尔曼斯克’吗?”

        里安面色一凝,许涛捕捉到了他眼中的一丝逃避,但紧接着是极其自然的微笑:“摩尔曼斯克……唔……好像是乌萨斯的一座港口?”

        许涛没有拆穿他的伪装,因为他明白其中还有一些他不应该知道的隐情,乖乖送信就好了,至少还有钱赚。

        “应该是吧,很多事我都忘记了。”许涛随便几句敷衍了过去,好在里安也没有多问,只是帮许涛整理好背包。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房间的一个箱子里掏出了一件衣服。

        “这是我退休前的工作制服,你拿着吧,反正没有留着的意义了。”许涛没有推脱,接过衣服放进整理好的背包里。

        “现在是凌晨4点,宵禁在早上5:30结束,”里安看了看那个有些老旧的挂钟,“城镇西南是一座丘陵,翻过它接着穿过一片森林,在一个比较空旷的平原上你可以一眼望到科马鲁多。”

        “科马鲁多?”许涛回想起信上的地址。

        “没错,科马鲁多算是一个相对自由的移动城邦,统治者的政策算是卡西米尔中较温和的,你可以暂时去那里避一避,我这边尽量帮你拖住,在短时间内,除了我谁都不知道你会上哪去。”

        许涛点了点头,背上有一些重量的背包,跟里安从后门悄悄地走到城镇的边缘。

        “就送你到这里了,到科马鲁多有机会的话可以给我写封信,给你的卡片上有我的地址,保重。”

        许涛紧紧地抱了抱里安,快步走向有些陡峭的山岗,在他的背后是漫天的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