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9 大气压

KZ-9 大气压

        许涛大口大口喘着气,却因为肺部肿胀而呼吸困难,每吸一口气都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心脏在胸腔疯狂的跳动着,肺中燃烧着空气,好像快要爆炸一般。

        许涛走了几步,便瘫倒在地上。看了看四周,这里是公园鲜有游人的一处——还好。许涛右手艰难的掏了掏背包外层,拿出一瓶扁平的水壶,轻啜几口冰凉的白水,那种难以呼吸的感觉缓和了不少。

        “再也……再也不跑了。”许涛喘着粗气,把水壶放到身边。视线边缘依然模糊,腿脚也使不上劲。许涛蹬开背包,干脆躺在地上,任由枯黄的野草扎着后背。

        好奇心害死猫……许涛心有余悸的想了想自己好几次逃跑的经历,抬起手掌看了看。

        也许我就是属猫的,许涛瞥了瞥嘴,让手掌随着重力下落。躺在草地上,回想了一下让自己始终累死累活逃命的原因——哦,原来他是一名信使。

        我居然还记得自己是一个信使,而不是一个整天就知道作死的猫。他自嘲似的笑笑,咳出胸腔中的火灼一般的气体。望向有些灰暗的天空。昏沉的乌云遮挡住了阳光,这个世界仿佛披上一层薄薄的灰纱。

        休息了将近半个多小时,许涛才缓缓地喘过气来。

        现在他才想起来一个问题:我当时为什么要跑?

        跑便是证明自己心虚的表现,而当许涛在察觉自己行踪已经暴露时没有做任何停留,虽说果断敢决,但从另一方面自己的行为完全是见不得光的。

        许涛在心中分析了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中的所导致的看法。可不一会,太阳穴便阵阵刺痛,揉了揉额头。

        跑的初一跑不过十五,他这番行径无一不在那些人心中充分强调自己对他们的威胁。

        将水壶中的水一饮而尽,装入背包中。许涛成功支撑起身,靠着一棵高大的白桦树站了一会,肺部的疼痛感没有像刚开始那么强烈了。

        得赶紧找个安全的藏身处,暂时等这件事稍微过去一段时间——又或者是立刻出城。

        许涛想法比较保守,相较于更加冒险的决定,他偏向于前者。至少不用累死累活来到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至于科马鲁多到底有多少牛鬼蛇神,许涛认为还是谨慎为重。毕竟他千里迢迢路过这里是为了补给送信的而不是拉帮结派打架单挑的。

        正当许涛走过一段距离,他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没有通行证,能住酒店吗?伸手摸摸空袋中的几张纸币,许涛有点心虚,虽说自己腰包里还有张一百,但如果要查验身份证的正规酒店,可就不能蒙混过关。

        更何况自己目前的状态,去贸然找事可不是一个好选择,许涛仍后怕哪里窜出来个警察把他给逮着了。

        要是之后还是像昨天晚上那么热血奔腾,那么他冷静下来后绝对会把自己给掐死。许涛看了看贴在衣角的手,用力握紧,放下。

        在苏醒的第一天,他就这样硬生生打倒了五六个人,是自己原本的记忆中早有的格斗技巧,还是他从原来的记忆里带过来的,许涛不得而知。只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明明是博士,博士不都应该在学校里讲论文义吗,还是他原本就是一个伪装成正经博士的有任务在身的黑帮成员?

        算了,越想越偏。许涛用力摇了摇头,像是想把所有的想法从混乱的大脑中抛出,只需留下一片空白,用意识指引自己向前,拐弯,去找一个安全的庇护所。

        教堂的钟声响彻整座科马鲁多,喧闹的叫喊声随着夜幕的降临而趋于寂静,城市中仿佛只有归巢的鸟儿在呼唤自己的子女;冻得哆哆嗦嗦的小虫子,仍在不断的弹奏出属于自己的交响曲。

        许涛回头向西望去,太阳藏匿在建筑身后,天空中原本属于他的位置被一轮弯月所占据,月亮反射着太阳的余晖,在空中伸展着她的身姿,俨然成为了夜空舞台剧的主角。

        街道上的行人和许涛擦肩而过,没有过多的停留。许涛也抬头向前,看着视野中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却没有向前踏出一步。

        “喂,黑衣服的那个!”街道一旁的黑暗的小巷中依稀可见一个无法辨认的身影,黑暗中探出来的一只手指向许涛。

        “挺悠闲的啊。”另一个声音从小巷口传来。

        许涛向前走了几步,路灯的光线正巧斜射入漆黑的小巷,让他正好看清楚那两个人的模样。

        指着许涛的是一个扎拉克人,灰黄色的耳朵向后翘起。另外一人则靠在小巷的墙壁上,头上的有着金属光泽的锐角令他的的种族特征异常醒目。

        “哟,还是肥猫啊。”萨卡兹人无视了扎拉克人鄙夷的目光,拾起一柄靠在墙角的消防斧。

        “东西留下来,人可以滚了。”

        只见他手上的斧柄在手指间灵活地转了个圈,许涛一晃神,锐利的斧头便架在他的脖子上。

        许涛咽了咽口水,右脚向后移了一段距离,却感觉到斧尖传来的杀意。

        “阿拉德,把你的斧头放下!”扎拉克人低声呵斥道,阿拉德一愣,紧接着许涛脖子上那种冰冷的感觉逐渐散去。

        阿拉德嗤笑一声,退回到黑暗之中。

        那位扎拉克人走上前来,许涛警惕的打量了他一番,身材不高,但栗色的瞳孔中满是戏谑的神情,好像在嘲讽他沦落至此的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从刚开始到现在,许涛都在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神情和表现,使自己摇身一变成一个落魄的流浪旅人——其实也不用演,自己本来就是。

        许涛在与他的眼神交叉的时刻,他仿佛坠入了金黄的落叶堆中,恍惚中沉醉于秋风里。那双瞳孔像是传递着这个人所有的感情,把他脸上所有细微的情绪和语言全部淹向许涛的视野里。

        “自己交出来,还是我来帮你?”扎拉克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那双栗色的瞳孔闪烁着那么一丝——挑衅?

        许涛从甩了甩头,让自己马上清醒过来,死命捂住了背包。不会是盯上了包里的邮件了吧?他咬了咬牙,又往后退了几步,左眼的余光是一条弯曲的街道。

        “你们……想要什么?”他试探的问道,脚尖暗中扭转一个幅度,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有钱给钱,没钱……”扎拉克又上前一步,微微仰起头,神情变得毫无波澜。而站在一旁的阿拉德握着那柄斧头,由于光线原因,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而他左手则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许涛转过身去,左腿向外一跨,正当他正想趁两人不注意时逃之夭夭,却不曾想还没跑出半步,巷子中突然被一抹淡蓝色的辉光所照亮,紧接着许涛背后一空,差点扑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