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11 风雪瀑布

KZ-11 风雪瀑布

        “你不该醒来。”

        冰霜盖住了他的眼睑,冷冽的风向数百把尖锐的利刃,划过他略显稚嫩的脸颊,意识在风中逐渐丧失。

        “不……至少不应该是现在。”

        雪地中的一团孱弱的灰色在微微地抖动着,那是穿着卡西米尔雪地迷彩服的普伦盖,他的手指稍稍伸展开来,猛地抓紧手上的短刀。不顾冰冷的刺痛感,扎在一旁坚硬的冰面上,延伸出数条细微的裂纹。

        “直面你自己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普伦盖用力按下短刀,裂纹逐渐扩大,冰面上蜿蜒着长长的裂缝,整块冰面像是要四分五裂一般。

        “你无法编纂出如此荒谬的言论。”

        “踏踏踏——”远处雪中传来马蹄与土地清脆的撞击声,紧接着是军靴踩在雪地上嘎吱作响的声音。

        “普伦盖!醒醒!”一个身穿军装的人摇了摇在雪地中的蠕动着的躯体。普伦盖翻了个身,大口喘息几声,接着把嘴中的雪吐了出来,却又呛了几口。冰冷的雪花在口中,像冰冷的刀子划过他的喉管一样痛苦。

        “咳咳……”他用手中的刀子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跪在坚硬而又光滑的冰面上,身体在不自觉地颤抖。他将重心放在身后,用尽他仅存不多的力气拔出冰面上的短刀,裂纹在拔出后又一次加深扩张,如同不断加速伸展的分叉,很快覆盖在整块冻层上。

        抬起左腿,踏在粉身碎骨的冰面,在战友的搀扶下站起身来,险些踏在碎冰上滑倒。普伦盖稳住自己的身体,检查了一下身上有无损伤——或者说一道血痕从普伦盖后背一直延伸到腰际,仿佛一道纵深的峡谷缠绕在他背后,低温凝固住血液,伤口支离破碎般的景象令人全身发麻。

        但由于气温的麻痹,普伦盖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痛觉,只剩下温热的一条痕迹扭转在身上,在起身后才传来一阵不知所措的撕裂感。

        “军医马上就到,不要乱动。”战友离开时回头看了普伦盖一眼,便骑上马向远方奔驰而去。普伦盖这才有机会环顾四周,他正位于高处的平台上,两侧有向下陡峭的斜坡。斜坡下有一辆被榴弹击毁的越野车,隐约倒着几个人,没有任何声息。

        普伦盖望向远方的天空,云团凝聚在一起,翻滚着混乱蓄势待发释放。奔腾的覆盖住苍白色的天空,边缘闪烁的空袭像黑暗中闪过的一瞬电光。

        一个军医跟随着行进的小队,径直冲到普伦盖身边,拿出抗休克的兴奋剂——却被普伦盖推开了。他指了指背后,军医掀开衣服一看,巨大的伤凝聚成一道坚硬的血痕。

        医生用手触摸着普伦盖的伤口,结痂的速度快的惊人,在沿着伤口而下的时候,他的身躯一阵微微的颤抖。很热,医生都觉得异常的热,却是自然而然的通过本身不散发热量的伤口传递到军医的手指尖,他下意识把手一收,普伦盖却站起身,拿起冰上斜躺着的背包。

        “等一下——”军医伸出手想要阻拦普伦盖,却被他轻轻撞开,背包转眼间就背在他的背上。腰间不知不觉多出了一把长剑。

        “士兵普伦盖,请求入伍!”军官看着他火红色的身躯,默默地命令几名士兵同普伦盖一起分头追击:“普伦盖……希恩、布莱德,你们几个绕过谷仓从林场边缘突击。”

        “闭嘴,闭——嘴,已经够了,够离谱了。”脑海中的声音在普伦盖踏过深厚的雪堆时又一次响起,普伦盖一失神,险些从雪坡滚下来。

        “当你决定这么去做的时候,你是否想过后果?”

        “不、不,我什么都没有做。”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知道你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啊——够了!”普伦盖拔出长剑,砍向空气中的虚无,原本清澈的视野变得浑浊,他宛如在一团粘稠的泥水中砍向虚无。

        “暴风雪来了——”声音戛然而止,像是在弹奏中被人砸烂的钢琴,破碎的声音又在停止的一瞬间充斥在他的脑中。

        普伦盖捂着头,跪在雪中。他说的对,暴风雪来了。

        极低的能见度使得两名战友在林场边缘就与普伦盖走失,而普伦盖一个人跪在雪中,任凭风雪撕开他身上的屏障——直到他被一个人抓着手臂搀扶起来,普伦盖抬起头,望向灰暗的天空。

        是“揭发者”——于立生,他指了指远方已经变得清晰的峡谷出口,告诉普伦盖目标就在前面。

        “奇怪?我为什么在峡谷中?”普伦盖踉踉跄跄地冲向峡谷出口,林地的边缘变得清晰许多,他看清了“目标”在林场中穿行,擦过被焚烧过后光秃秃的雪杉,那两人搀扶着逃向远处。

        普伦盖的步伐却突然变得轻盈了起来,他抹了把脸,擦掉脸上的积雪和冰霜。长剑出鞘,寂静的林场仿佛只剩下他们三人,鸟兽俱寂,只剩下他们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嘎吱”声。

        “嗖——”一道箭矢擦过空气,插在普伦盖面前的雪地上。普伦盖丝毫不做停留,紧盯目标持剑冲锋。第二发箭矢穿入树皮,而第三发则击中了他的帽子。

        普伦盖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再一次起身追击时加快了速度。目标直指身前两人,很快前面那两人的速度减慢了下来,普伦盖看到他们的伤势不足以支撑他们逃脱普伦盖的追击。

        突然,其中一个穿着维多利亚冬季迷彩的人倒在地上,普伦盖冲上前,另一个人手上拿着重弩,指着普伦盖。此时普伦盖的一部分战友从边缘处现身,弩箭如雪花般刺穿了树林和雪地的交界。

        那个人——或者说是一只白狐,拿起了手中的重弩。身后闪烁着一只银色的狐影,逐渐清晰。普伦盖停下脚步,只见狐影上向外散发的光芒灌入弩箭上,箭矢穿透普伦盖的腹部。普伦盖倒在地上的最后一刻,狐影同时也将地上的那人所笼罩,万物皆寂。

        只剩雪狐的呼吸。

        “这是所有的故事。”普伦盖把没抽一口的烟头丢出车窗外,看了看面容凝固的马库斯,“于立生一开始就刺伤了你的父亲。白狐为了逃跑,射伤我之后,狠心杀害了他。”

        “后来虽然因为追击有功被追授了二等功,却在一次军队例行体检中评估为精神异常。”

        “我曾经多次请求重新评估,却因为这份报告让我的证词全部作废,随后被遣送出部队。一年后我也试着去重新评估——结果是毫无疑问的‘健康’。在经历无数的程序后,我的二等功被恢复,军队也安排我到警方工作。”

        “然而证词却彻底作废了,判决早已生效,我也无力挽回。”

        “这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车中再一次变得无比寂静,只剩下引擎的轰鸣,在漫长的田野上,道路不断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