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26 白狐

KZ-26 白狐

        跟普罗旺斯交换了天灾的情报,尽管在通讯终端的声音有些模糊,但许涛还是能听出普罗旺斯收到博士返航消息后难掩的喜悦之情。

        在天灾到来前,普罗旺斯会想办法进入科马鲁多内部。当然,入境处的封锁阻挡不了这位天灾信使,正如那个入境处阻挡不了许涛的步伐一样。

        只不过,在移动城市启动之前,城区的基建层入口会被锁死,普罗旺斯在收集完眼下的最新情报,就将立刻赶往科马鲁多。

        但是在和普罗旺斯的交流中,得知她与罗德岛断开通讯也已有两天左右。这让许涛有些不安,如果不能及时与阿米娅联络,他只能带领格拉尼单打独斗。

        许涛擦了擦头上冒的细细的汗珠,闭上眼深呼吸,仿佛是下定了决心。

        “走吧,我们去找白狐,至于之后怎么跟罗德岛联络……”

        “静待其变。”格拉尼答应道,许涛一愣——她是怎么知道我下一个词想说的是什么?

        疑问埋藏在心中没有解答,正如格拉尼如何发现许涛是博士一样,也许根本就没有答案。一切的原因有可能是一种默契,一种曾经存在,现在也依旧紧密连接着。

        许涛突然发现,尽管部分的记忆恢复,他只能记得自己前世在地球上的二十一年的生活,但是在泰拉国王的一切,却如云烟般消散,任留他在虚空中试图抓住那些虚无缥缈的记忆。

        许涛拉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的格拉尼,正巧,她挂在胸口的那枚蓝色勋带闪过许涛的双眼,在那一瞬间,许涛捕捉住了勋带的形状。

        两条银色的简约刀刃交叉在一起,这个标志撞击了许涛脑海中的记忆,他记起他曾经在获得格拉尼之后,将她培养当过一段时间的先锋干员,因此也将她精英化一阶。

        也就是说,曾经的许涛在手机里的明日方舟里的游戏进度与此刻完全同步,那么白金悬挂在腰间的那个勋带,就是精英二阶的标志。

        格拉尼有些疑惑的看着愣神的许涛,不禁拍了拍拉着她的许涛的衣袖。

        “博士?博士——”

        “啊,不好意思。”许涛赶忙松开了紧握的右手,“让我缓缓,我的记忆,好像在攻击我一样。”

        长舒一口气,把心中的不解和疑惑全部丢在一边,现在的主要目标是把手上的信封交给白狐。而现在有了格拉尼的陪伴,许涛也无需再犹豫不决,破局的关键就在于出发。

        绕过几条曲折的小巷,两人奔波跨过一个城区之后,来到了地址上表明的地点——一个略微有些阴森的小巷,只能容纳一人进入,两人穿过这个巷子,眼前突然豁然开朗。

        许涛推开铁丝网门,格拉尼在身后警戒,两人踏入一个宽敞的天井之中,两侧都是工厂的低矮的建筑群。

        天井之中的一个油桶充当着篝火的职责,在雪中燃烧着,一个长着狐狸耳朵的沃尔泊人注视着油桶,而一旁的菲林人正在往油桶里添柴,油桶上还架着一口铁锅,里面正煮着什么。

        木柴燃烧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而那个沃尔泊人心无旁骛的伸出双手烤着火,却好像又注意到了许涛二人的到来。

        “很高兴见到你,博士。”

        “你是‘白狐’?”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紧接着,白狐便哈哈大笑,指着油桶上架着的铁锅:“坐会,要不整点浓汤?这可是上好的羽兽肉。”

        许涛长呼一口气,看来这位“白狐”还算是好说话的那一类人。至于是开朗还是腹黑,有待许涛的观察。

        他走上前,白狐赶忙站起来伸出右手,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然而许涛的视线,却骤然捕捉到屋顶上的粉色身影。

        “这位是我的私人保镖,安比尔小姐,”白狐顺着许涛的目光,“我想你们应该认识。”

        何止是认识。

        此时安比尔也认出了许涛,脸色一怔,手上的百奇都没有拿稳。博士怎么会在这里?身为白狐的保镖,安比尔原本准备一直跟踪许涛,再在合同结束后寻找博士的踪影。安比尔注意到许涛身后的格拉尼,她在罗德岛的时候与她略有交集,也算是相互认识的同事。

        据他所知,在博士消失后,安比尔离职前,格拉尼依旧是罗德岛的合同工。如今遇到格拉尼,也算是证实了许涛的身份。

        一股兴奋涌上心头,但是与之而来的失落感却一并压在安比尔的心上,她不知道还能否回到罗德岛。实话实说,她喜欢博士的指挥方式,她也喜欢博士的指导方案。

        在许涛的帮助下,她能发挥自己的专长,而不是委屈的做一个保镖。因此,安比尔比谁更希望博士回来。但此刻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摇摇头,甩掉脑中的胡思乱想,握紧手上的枪。现在更重要的是雇主,安比尔平复好心中的波澜,这才不紧不慢的回到安保工作的警戒状态。

        许涛也只是认出了安比尔,并没有过多的注视停留。他掏出怀中的那一封信件,将它递给白狐。

        “这是d先生给你的信,他强调了需要我交到你的手上。”

        “给我的信,真奇怪。”白狐接过信封,拉出里面的信纸看了第一眼之后,脸上的表情从嬉皮笑脸变得严肃起来。

        原本耷拉的两个白色狐狸耳朵此刻也竖立起来,只见他的表情随着阅读的深入越来越严肃,眉毛险些凝固在一起。

        白狐读完信,撕下了附页之后,把信封递还给许涛。

        “你还是先看看吧。”白狐若有所思地捻着手上的那页纸,“身为罗德岛的博士,你应该比我更了解这些内容。”

        许涛接过信,果不其然,里面是有关于那一场天灾的情报。

        “天灾大于一切。”白狐一口气喝完铁碗装着的羽兽汤,“对了,听说你又一次失忆了,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白狐’,我是雪绒花集团在科马鲁多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我们的业务十分广阔,因此,我们十分乐意与罗德岛合作。”

        “如果有机会,我们下次再会。”

        许涛握着手上信的残页,在雪的掩盖下,白狐像一只真正的狐狸,刹那间就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