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33 雪夜

KZ-33 雪夜

        深夜,科马鲁多的天又蒙上了一层朦朦胧胧云雾,淡淡的雪花又一次飘落大地,小雪一直下到后半夜,带给夜不能寐之人一丝冰冷的慰藉。

        科伦斯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老式挂钟“咔哒”作响。

        这里是马祖卡帮的一个公开的驻地,主要用作会客和休息。科伦斯特和“蓝猫”两人暂时呆在这里,等候任务指派。

        然而“蓝猫”几个小时前接到了一个外派任务,现在这个驻地就剩下科伦斯特一人。

        他又点燃一根烟,在云雾的笼罩下,他木然的脸上闪过一丝恨意。眼前的烟灰缸挤满了烟头,房间里的空气都染上了焦油的异味。

        突然,他听见由远及近的敲门声,险些消失在风雪之中。

        门被打开,鱼贯而入的风冲刷了房间内的烟味,带来了一丝雪的清香,暖热带给科伦斯特的焦躁不安一扫而空,他的思维随着风的卷入冰冷下来。

        进门的人穿着臃肿的加厚正装外套,跺了跺皮靴上沾着的雪。这人用手扣住头顶的圆顶礼帽,不让风吹走他的帽子,笨拙的动作显得有些可笑。

        “科伦斯特?”来者皱了皱眉头,“马祖卡只剩你了吗?”

        “博尼法西,晚上好。”科伦斯特面无表情点点头,毫不在意他说的话。

        这位叫博尼法西的人也不见外,轻车熟路的坐在和科伦斯特面对面的沙发上,抓起桌上的烟叼在嘴边。

        “有新情况要跟你们通知。”他点燃了香烟,原本稍微清爽一些的房间又被朦胧的烟雾笼罩起来。

        见科伦斯特沉默的看着他,博尼法西眯了眯他本就不大的眼睛,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一丝质疑。

        “你不好奇?”

        “我为什么要好奇,你们警察干什么吃的我还不清楚?”

        无视了科伦斯特的菲薄,博尼法西丢给他一页折起来的纸。

        “自己看。”

        科伦斯特打开纸条,纸上写着整合运动正准备通过某个区域转移物资——博尼法西的意思是:让马祖卡组织人员去帮警察打击整合运动。

        “你们失约在先,还有脸面来找我们干活?”

        “关我们什么事?”

        “这难道不是你们警察的问题?”科伦斯特有些轻薄的扬了扬嘴角,“怎么不管好你属下的那条狗。”

        博尼法西脸色一黑,被呛的说不出话。

        “普伦盖才刚来,谁知道他发什么疯?”博尼法西厌弃在烟灰缸里掐灭没抽两口的烟头,“你们如果是这种想法,我们也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谁他妈会跟条子合作?”科伦斯特反讽道,“你又算什么狗屁警察。”

        “也就你们马祖卡这帮疯子会这么干——保持所谓的平衡……我本来就不想参与你们的戏码,我只想好好赚点钱。”

        “你在用你的命赚钱,怎么样?”科伦斯特讥讽道。

        博尼法西一砸桌子:“别他妈干了,我不干有的是人陪你们演这出戏!”

        “好啊,一级警司博尼法西·西德莱茨基先生,带着你的脑袋滚出吧。”科伦斯特仰躺在沙发上。

        “你……我不奉陪了!”博尼法西捡起帽子,“最好还是恳求那位愿意收拾你们的烂摊子吧。”

        “得罪了——我代表马祖卡通知你:别妄想你能借刀杀人。”

        “不需要!我们自己能解决。”

        博尼法西摔门而出,迎着犹如毛绒的雪花走入黑暗当中。

        科伦斯特从窗外冷笑的看着消失在门外的博尼法西,从松软的沙发上坐起,捡起桌上的录音笔。

        ……

        “你确定整合运动会通过这里?”陨骑士看着手上皱巴巴的纸条,“你和博尼法西见面了?”

        “对,在槐树街驻地。今天凌晨他来找我了。”

        “你有什么想法?”陨骑士摊开科马鲁多的地图,手指指向纸条中所述的那个区域。

        “我相信博尼法西,他还有那么一丝合作的意愿。”科伦斯特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着,“我们为什么不把抢劫的行为嫁祸给整合运动?正好帮贝克托报仇。”

        “有意思的想法,你要怎么做才能让军方心服口服?”

        “很简单,但是我们需要做出一点牺牲。”

        “牺牲?”陨骑士看着科伦斯特那张冷漠至极的面孔。

        “我需要一箱矿石病抑制剂。”

        “一箱?你知道我们才拿了多少……”

        “四分之一,不多不少。”科伦斯特摊开手,“壁虎都会断尾自救,马祖卡不能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而放弃生存的机会,你应该比我更明白吧,陨。”

        陨骑士看了看桌子对面的白尾,她微微低着头,眼睛闪烁着没有看陨骑士一眼。

        陨骑士叹了一口气:“大家投个票吧。”

        在场的成员一个接一个缓缓举起了手,在人群中,陨骑士敏锐的发现,除了他以外,白尾和贝克托也没有举手。

        “七对三,投票通过。”陨骑士看向科伦斯特,“抑制剂在那个隔间里,告诉我你的详细计划,然后你自己去执行,‘舞者’先生。”

        陨骑士望向了人群中的贝克托,他张开嘴仿佛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沉默下来。

        贝克托在陨骑士眼中捕捉到了那么一丝相同的不详预感,两人眼神交流的那一瞬间胜过一切的言语。

        理智的思维占据了高地,贝克托突然想找到那位博士,也许他能搞明白现在的情况——也许他能在这层历史漩涡之中给予他们指导。

        贝克托突然如同坠入深海般无力,身边没有任何一处可以抓握的支点,留给他的仿佛只有水面上若影若现的人影。

        ……

        肩负捞起贝克托重任的许涛仍然窝在罗德岛驻地,处理着堆叠成山的数据和工作文件。

        前世多把博士工作辛劳当作笑话,现如今就有多么痛苦。不仅是所有鸡毛蒜皮的小事都需要自己亲自批复,他甚至还要针对普罗旺斯发过来的原始数据进行总结提炼,并写成一篇言简意赅的报告。

        而那一份份原始数据如同一座山一样堆在许涛办公桌上,咖啡喝了一杯又一杯。直到天明,他才为那一份报告打上最后一个句号。

        伸了个懒腰,看着窗台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薄雪,窗外纷纷扰扰的雪花如同有生命力的精灵,脉动着落向苍茫大地。

        格拉尼来到客厅,看到坐在桌前一夜未眠的博士正对着窗外发呆。

        她揉了揉睡意惺忪的双眼,双手搭在许涛肩膀上,陪着他一起看着窗外寂静的雪景。

        “博士,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