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38 破镜

KZ-38 破镜

        贝克托对科马鲁多城区地下通道的熟悉程度远超许涛想象。许涛能更放心的让贝克托带着自己的那一份重要的计划突破层层重围送到陨骑士面前。

        在格拉尼面前的桌子上,许涛发现了一叠文件。

        在收拾整理的过程中,某一份文件从纸堆中滑落,落在许涛面前的地上。

        许涛定睛一看,那一份文件的题头正是:罗德岛人事档案。

        他赶忙放下手上的纸堆,捡起那份装订的整整齐齐的文件。

        许涛闭眼深呼吸一口气,捻着手指翻开文件第一页,映入眼帘的就是格拉尼的证件照和介绍,隔着好几位罗德岛工作人员的名字后,第二页正下方是普罗旺斯的照片。

        罗德岛现役的干员信息就在前几页,许涛简单浏览了一遍,除开格拉尼和普罗旺斯,剩下的就是不熟悉的工作人员和特勤队员。

        至于非现役干员……许涛快速翻了一遍整个文档,他除了看到白金和安比尔的照片外,还有几位同样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人。

        许涛马上给自己建立了一个目标:在真正与整合的决战来临之前,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组建一支团队,一支由现在和曾经的罗德岛干员组成的特遣队。

        如果仅仅靠格拉尼和普罗旺斯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抗衡训练有素的整合运动团队。

        博弈不光靠领导人的脑力,也考验着双方队伍的真实实力。

        许涛想起了射向贝克托的那一支箭——很显然整合运动仿造了干员白金所用的箭,并以此将射杀贝克托的责任完全推给罗德岛。

        虽说整合的目的没有达成,却让许涛想起差点把他钉在树上的白金。

        普罗旺斯的重弩可以对敌方的轻装甲造成毁灭性打击,但对于远程无人机袭扰略显无力。

        如果白金能重新加入罗德岛,特遣队的超远程火力问题便能有效弥补。

        而现在……许涛的手指在干员证件照之间穿梭,指向了某一张证件照。

        “正义骑士号?”格拉尼从许涛拿起文件看之后便一直探着头,直到许涛跃动的视线最终停留在了一个机器车上。

        “你知道这辆车——她的主人在哪?”

        “就在科马鲁多。”格拉尼挠了挠头,仔细地想了想,“好像在隔壁那片城区,她从罗德岛暂时离开后就租了一间车库。”

        “带好装备,我们出发。”

        “欸!博士,去干啥?”

        “去找‘正义骑士号’和她的主人。”许涛不等格拉尼反应,把她从沙发上拽起,“事不宜迟,现在出发。”

        “等等,我的长枪没拿!”

        与此同时,另一边,贝克托戴上自己的邮差帽,低下头。

        他的脸远离行人的视线,默默穿行在稀落的人群当中,若无其事的与几位警察擦身而过。

        他走进了一处小巷,有几间仓库排列在巷子右侧,那些仓库的卷帘门被死死的锁上。

        贝克托丝毫没有走向卷帘门的意思,反倒是摸索起了左侧凹凸不平的砖墙。

        一块微微凸起的砖头被贝克托一推,巷子最深处的那间仓库的卷帘门突然自动升起,缓缓地打开了一半。

        贝克托弯腰穿过,在他身后,卷帘门自动落下,他陷入了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

        等到他逐渐熟悉了那份黑暗之后,他一眼看见了断尾那辨识度很高的红色短发,和杂乱的刘海下那一双黑棕色的眼睛。

        作为沃尔泊,她却少了那只毛茸茸的尾巴——一场意外意外截断了它,这便是代号“断尾”的由来。

        “奥妮卡,早上好。”

        “早上好贝克托,现在里面气压很低……你确定要进去吗?”

        “我得见陨骑士。”

        “他差点跟白尾吵起来,我们早上的行动出了差错。”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情况不同。”

        “我们认错了……等等,你居然知道?”奥妮卡压低声音靠近贝克托的耳朵,“你遇到警察那边的人了?”

        “我去找博士了。”

        “博士?”

        “罗德岛的指挥官,他就是博士。”

        “你要跟陨骑士说的事,跟博士有关?”

        “算是有关,但更关系到我们帮派的存亡。”

        奥妮卡面色一僵,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陨骑士估计要爆发了……你确定他还能听的进去吗。”

        “所以需要我来说,现在任何人都不管用。”

        “他难道不会怀疑罗德岛?陨骑士现在疑神疑鬼,他那气势好像要把周围的人都给撕了。”

        贝克托突然一愣,他似乎没有思考一个问题,如果罗德岛也在设计等着马祖卡跳进去——他突然看见了许涛的眼睛。

        那双眼睛坚决的告诉他:去做,去活着。

        贝克托选择相信许涛,选择相信罗德岛。

        可悲的是,正因为他没有其他的选择,这是马祖卡必须面对的真相,他们被迫成为了棋子。

        贝克托深吸了一口气:“还是让我进去吧,奥妮卡。”

        “呼——祝你好运。”

        贝克托径直走进藏身处,所有马祖卡的成员目光聚集到了他的身上,他看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人——格洛纳斯,代号“北方”,是自己的合作搭档,在各种冲突中合作密切。

        格洛纳斯的眼中饱含关切和担忧,贝克托能看得出来。

        格洛纳斯身后,坐在地上捂着脸的是达玛西亚,代号“启明”。贝克托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似乎正在躲避着陨骑士那咄咄逼人的气场。

        站在达玛西亚身旁依着墙站着的是伊万,乌萨斯人,代号“山毛榉”。

        伊万的眼神和他的长枪一样锋利,面无表情的望向前方,可是眼中只剩下迷茫。

        坐在陨骑士身旁看着桌子上摊开的地图发着呆的是“白尾”。

        贝克托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就如同他身旁的“陨骑士”,这两位马祖卡的领导人沉默的坐在一起,一言不发。

        在他们身后,一位库兰塔少女安静的看着一本诗集,旁若无人的镇定。

        她叫伊丽莎,代号“三色堇”。

        坐在地上低着头好像睡着的是博泽娜,代号“墨冰”,一夜没睡的她实在没有抗住睡意,却被突然走进房间的贝克托惊醒。

        沉默短暂的被贝克托所打断,却马上又陷入了另一种诡异的气氛——所有人都在等着贝克托开口,哪怕只说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