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倒霉蛋

第一章 倒霉蛋

        在玫瑰色的天空中,一群群乌鸦、渡鸟和老鹰在不停地翻腾着,盘旋着,因看见这样多食物而高兴得呱呱乱叫。——《十字军骑士》

        。

        “我告诉你们,这场战争我们一定可以获得胜利的,你们看看,国王们全都来了,甚至连术士们都来了,整个北方都团结了起来,黑衣人必然战败!为辛特拉复仇!”

        身材魁梧的士兵站在箱子上热情洋溢的说道,他的罩衣是黑色的,上面绘着金红色山形纹,亚甸王国的纹章。

        他的话语引起了一阵响应,士兵们喊着“为了辛特拉复仇!”、“为了北方!”和“赶走黑衣人!”的口号。

        这些来自亚甸各地的战士对胜利是那么确信,就好像他们已经赢得了胜利。

        年轻人是最为兴奋的,对他们来说,战争就像是一场伟大的冒险。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诗歌中的那个英雄,而不是战后被乌鸦吞食的尸体。

        但诗人们不会记得这些事情的,他们只会不断歌功颂德,没准那些胜利之后的诗歌在战前就开始思索了,更没准是上一场战争所遗留下来的。

        不过这场战争和以往那些为了几个村子丢下上千具尸体的战争比起来还是不同的,北方已经很多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这样的联合了,辛特拉的快速覆灭震惊了所有人。

        一直以来,辛特拉都是亚鲁迦河口的强国,他们控制着南方北方的马那达阶梯,在卡兰瑟女王的领导下,其国力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

        但这在尼弗迦德面前都是浮云,黑衣大军突然出现,迅速毁灭了这個国家,接着他们在辛特拉城进行了一场无比残酷的大屠杀。

        几十年前,尼弗迦德还是人们口中一个遥远的词汇,只有有知识的人才知晓这个远方的国家,但随着金色太阳不断扩张,知道它的人也越来越多。

        但北方人还是没有想到,尼弗迦德人居然那么快就翻越了阿梅尔山脉,开始对北方领域的入侵。

        而在尼弗迦德帝国毁灭辛特拉并继续北上,迫使北方诸国联合起来对抗帝国扩张的现在,煽动士气的景象在北方联军的营地中可以说是随处可见。

        国王们需要调动士气,让战士们更加英勇的和自马纳达阶梯另一边而来的黑衣大军作战。

        不过情绪的煽动终究也就那么一会儿,人群也渐渐散去,军营琐事在此刻回到了士兵脑海中,他们三五成群的讨论着这些事情。

        其中一些亚甸老兵在抱怨他们的长官,一个叫做赫梅·博特丹的有产骑士。

        这个年轻人是第一次上战场,跟着这样的长官让老兵们很不放心。

        而且性格还很软,不敢为兄弟们撑场子,最近又不知道发什么疯,把自己关在帐篷里面不出来。

        但他们的抱怨只持续了一会儿,就被其他在他们看来更吸引人的事情把注意力转移过去了。

        比如那些衣着单薄、披散着头发的营妓,还有拳拳到肉的拳击,以及军营里面从不少见的赌博。

        至于那个刚刚被下面的士兵抱怨的赫梅·博特丹,他现在正在其骑士帐篷里面,躺在行军床上惆怅,嘴里嘟囔着。

        “第一次北方战争,上古之血,松鼠党……唉,唉唉唉,不过我不能继续这样了,按照想好的想法开始做吧。”

        赫梅·博特丹,或者说穿越者赫梅·博特丹对现状感到很糟糕。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猎魔人的世界,而且还是在第一次北方战争期间。

        他穿越过来的时候,这位年轻骑士正好因为家族遗传病发作而死,享年21岁,然后他就接管了这个身体,还融合了这位骑士死前残留的最后一点记忆。

        接着他在把自己在帐篷里面关了好些天,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后,赫梅整理了一下自己所面对的境况。

        作为一个看过猎魔人原著的人,这位穿越者,现在应该说赫梅是非常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这个时间是多么危险的。

        这是血流成河的北方战争,这是那人命如同草芥的轻蔑时代,他要怎么度过这样一个危险的时代呢?

        而他所知道的那些秘辛也对帮助自己起不到什么作用,以自己现在这个有产骑士的身份,知道这些事情本身就是罪过。

        那是涉及这片大陆上最高层次一群人的斗争,你个有产骑士瞎掺和啥。

        瞎嚷嚷“刺猬多尼是尼弗迦德皇帝”或“希里是拯救世界的关键”,怕不是第二天狂猎或是南北密探就上门“问候”了。

        所以想干预剧情那些事情还是算了,老老实实想想怎么活过现在吧,就比如当下,马上就要是那场血腥的索登山之战。

        索登山之战是第一次北方战争的关键战役,这一战尼弗迦德帝国的扩张被遏止。

        这是一场极其血腥的战斗,整个索登山都将被魔法所笼罩,就连强大的术士都死了十三人,他一个小骑士如何在这样的大战里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赫梅从床上跳起来,苦恼的走来走去,他现有的东西不多,一副健壮的身体与还算不错的武力,一个百夫长军官的身份。

        但这点东西就是个大点的炮灰,残酷的战争中,他这样的人只会像是垃圾一样成群死去。

        跑路是不可能跑路的,自己好歹是个有产骑士,跑了产业就得被剥夺,总不能去当平民吧,那可就从大一点的炮灰变成任人宰割的砧板鱼肉了。

        “赫梅骑士,请问您在吗?这里有些事情需要您处理。”

        当赫梅还在苦恼如何从索登山的血战里活下来的时候,一个对他来说并不陌生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属于他的军士长杰里。

        在亚甸王国的军制中,没有领军经验的贵族和骑士都会被配上一位军士长,他们会教授长官各种军营事务。

        由于职位带来的亲密关系,许多军士长就此一飞冲天,不乏成为贵族的存在。

        这位杰里军士长显然就是这样想得,作为一个已经三十多岁的老兵,平时他高大强壮而又沉默寡言,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标准的士兵。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渴望晋升,比如这次辅佐赫梅就被他视为一个爬上更高台阶的机会,只是结果却发现这位骑士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

        虽然赫梅没有贵族的傲气,但却连帮兄弟们顶顶压力的勇气都没有,导致军法官直接抓着他们营薅,现在营内军纪也被迫严格起来了。

        现在这位又躲在帐篷里面不出来,什么事情都不管,真是不知道在做什么。

        想着想着,杰里都想要转身就走,他想就是把事情报告上去,那家伙也不会为他们出头。

        但出于责任的驱使,他还是决定要把事情说一下,把自己责任撇干净嘛。

        “我来了,军士长,有什么事情吗?”

        被抱怨者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强壮的身影从帐篷里走了出来,骑士穿着一件绘着灰色翔隼的罩衣,这是他家族的纹章。

        赫梅有着一头黑色短发,单论他的脸庞并不出彩,属于是放在人群里面就找不到那种。

        但是被打理整齐的发须再配上强壮的身躯,还是挺鹤立鸡群的。

        不知道为什么,杰里感觉赫梅的气质有些不同了,但又说不出来。

        而正是这疑惑带来的迟疑,使得赫梅催促了他所来到底是为了何事。

        “军士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赫梅骑士,我们的人和科德温人起冲突了,他们非要叫我们的上亚甸为楼马克,还说那是他们国家的领地,这不是扯淡吗?所以兄弟们就吵起来了,只不过我看对面人有些多,就想要请您前去。”

        啊,领土纠纷,果然是因为这种事。

        赫梅内心想到,他还是知道亚甸和科德温之间的领土纠纷的,两国之间因此一直龌龊不断。

        这也能说明南方帝国带着血与火北上带来的威慑了,连有着这样激烈矛盾的国家都暂时放下了他们之间的事情。

        不过这不是他在意的重点,赫梅迅速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扭转自己在士兵们中恶劣名声的机会。

        “那么,杰里,你知道那些科德温人是什么来头吗?”

        虽然说决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但对面底细到底如何还是得问的。

        若是因此贸然得罪了什么大人物,那可就太得不偿失。

        “啊……不,您放心,都是些散兵游勇罢了,不可能有什么贵族在后面的。”

        作为一个老兵,在请长官前摸清对面的底细自然是下意识就得做,不然怎么可能混到是职位上。

        不过杰里的语气里多出了不少意外,这位骑士这看起来是打算给他们出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那就带我过去吧,军士长。”

        赫梅非常干脆的挥挥手,示意杰里带他过去。

        发生矛盾的地方正好是在一个微妙的地方,那便是北方联军营地外的小溪边,这里是北方联军的取水之地。

        因此各国的士兵都会在这里汇集,而随着接触的增加,一些在大家默契下不被提起的事情也被某些人提起了。

        赫梅远远的就看见许多人挤在小溪边,人群里面不断传来激烈的争吵声,时不时还有几句污言秽语,气氛很明显很紧张。

        杰里主动为赫梅拨开人群,让他前往争吵的中心。

        接着赫梅见到了争吵的双方,穿着黑底金红色山形纹罩衣的亚甸人和佩着黄色平原上奔跑的黑色独角兽纹章的科德温人互相指责着。

        双方面红耳赤,就像是下一刻要打起来一样。

        亚甸人和科德温人得区别还是很明显的,亚甸人普遍衣着得体,打扮得很是整洁。

        而科德温人发须皆浓,就像是矮人那样,行事也粗野奔放。

        这和两国的环境是直接相关的,亚甸富庶而美丽,到处都是粮田,畜牧业手工业发达,产出的羊毛保暖着整个北方。

        科德温虽然领土辽阔,但却生活环境恶劣,并不适合人类生活,历代科德温君主都想要南下。

        这也是为何科德温一直想要夺取亚甸的上亚甸地区,导致因此产生了长期矛盾。

        “都停下你们的争吵,我是赫梅骑士,我命令你们停下争吵。”

        骑士径直走到了两波人中间,命令他们停下。

        亚甸人直接一愣,他们没想到那个软蛋长官居然出来了。

        而科德温人则是被这个贵族身份所威慑,这里都是一些普通士兵,面对贵族他们还是会下意识低头的。

        只不过一个骑士身份并不足以让科德温人直接退让,他们很快就又恢复了之前那气势汹汹的样子。

        所以赫梅知道,他还是得用些嘴皮子功夫,而他已经在路上想好了说辞。

        “你们这是打算破坏联军的团结吗?”

        赫梅第一句话显然让科德温人愣住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骑士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还以为他会直接袒护那些亚甸人呢。

        “当……当然不是,骑士大人。”

        为首的独角兽王朝士兵说道,他话语里有些懵逼,显然被这大帽子给弄得不知道怎么回事,全然没有之前的强势。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提及亚甸和科德温的纠纷,在这里制造事端?亨塞特国王和德马维国王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景象。或者说,你们就是故意如此?我完全可以推断你们是黑衣人的间谍,被派来破坏北方团结的。”

        “我们?间谍?骑士大人,您这是不是太……”

        科德温人显然对这顶扣上来的大帽子猝不及防,而围观的人群也被这些话语所调动,不利于科德温人的窃窃私语开始响起。

        赫梅没有给科德温人任何机会,继续紧追道,

        “那我就把此事报告给亨塞特国王吧,我可是一位骑士,哪怕是外国君主也不能忽视来自我的报告,到时候看看国王会怎么处理你们这些破坏北方联军团结的人!”

        这句话让科德温人彻底慌了,亨塞特国王从来都不是一位仁慈的君主,在这个节骨眼上给国王找麻烦,他们接下来怕不是都得上绞架。

        “赫梅骑士可是一位有产骑士,他是有领地的贵族,国王不会忽略他的意见!”

        杰里适时的强调道,一起吓着这些科德温人,增加和梅利话语的可靠性。

        这句话更是加强了科德温人的慌乱,他们知道这个骑士做得到的。

        虽然只是一位外国的低级贵族,但那也是贵族,现在还是在军营,这样一位贵族控告他们这些大头兵怎么怎么,国王或是国王的近臣肯定都会看的。

        绝大多数贵族对这些事情是不感兴趣的,这些下层士兵的琐事和他们无关,都是下面人自己勾兑着处理的。

        即便有人口嗨过头看,这些贵族才没有那个精力写又臭又长的报告去控告什么人,最多骂一顿就算了。

        这样对被骂那一方来说也是个台阶,毕竟没有什么比贵族介入更适合当让步的借口了。

        但这次他们遇到了一个打算拿着这事重建自己权威的人,于是他们就倒霉了。

        这就是赫梅贵族身份带来的好处,若他只是一个平民,他扯这些根本没用,哪儿会有人搭理他。

        但他是一个贵族,虽然是一个低级贵族,但作为特权体系的一员,他的意见是会受到处理的。

        对死亡的恐惧浇灭了科德温人那被激起的情绪,他们没想到这次居然遇到那么不按常理出牌的,上来就是这样的大帽子。

        “非常抱歉,赫梅骑士,这都是我们的错,实在是太对不起了,请不要那样……”

        为首的几个人连忙对赫梅求情道,请求千万不要把事情捅大了,他们还不断对亚甸人道歉,完全看不出来此前的那种盛气凌人。

        以往这些下层士兵之间的纠纷都是以斗殴作为为结束,然后互相之间的长官勾兑一下怎么给上面报告上去,别把事情闹大。

        哪儿想到这次来了个把事情直接往捅破天方向发展的人,这自然吓到了这些士兵。

        赫梅只是挥挥手,让这些人赶紧离开,他不想和这些人在这里废话。

        而科德温人也的确抓紧离开,他们可不想因为一场口角导致自己上了绞刑架。

        随着争端的结束,人群也随之散去,毕竟都没有吵架乃至是斗殴看了那还待着有什么意义。

        许多人都觉得没意思,真是的,为什么不打一顿啊,打一顿才好看啊。

        赫梅用略带着得意的目光看向亚甸士兵们,他们显然有些惊愕,往日那个软弱的骑士怎么变成这样了?

        而同时在他们的心里,原本对这个长官的不屑也变成了一些尊重和认同,大家都喜欢护犊子的长官的。

        大家又不是刻意和长官对着干,赫梅原来那样纯属他咎由自取。

        不过赫梅知道,距离完全让这些人服从还需要时间。

        但这总归是一个好的开始,至少让大家自己他是个会为大家出头的长官。

        而在赫梅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一位身材高大,浑身散发着战士气质的男人点点头,接着离开了。

        若是他能够看到此人的脸,他的记忆会告诉他,这人是亚甸王国的白骑士。

        塞尔奇克最近一直都在为一件事而头疼,一直在营内寻找志愿者,而现在,他感觉自己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