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猎魔人的小会

第二十四章 猎魔人的小会

        第二天,萨扎堡内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仪式,庆祝这伟大的胜利。

        所有来到萨扎堡的人都获得了邀请函,整个城镇都沉浸在欢乐之中。

        哪怕是外来者和俘虏,都获得了赫梅慷慨赠送的食物。

        那一日,整个萨扎堡都充斥着欢乐的人群,人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狂欢。

        不过欢乐之后,萨扎堡的生活就又回归了日常。

        不过说是日常也不准确,因为赫梅的各种动作不断,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不少影响。

        首先是哈克兰战俘,这些男男女女加起来数量达到了1500人,处理不好可能出乱子,一定得谨慎。

        赫梅的处理方法是拆分,一部分男性送去最近萨扎堡发现的铁矿当矿工,一部分男性在萨扎堡的城墙外住下,当城市的伐木工,还有一部分则捡起老本行,为赫梅放牧畜群。

        还有很少一部分被编入了赫梅的军队中。

        在东方,和哈克兰人打交道不会少,所以很有必要任用一些哈克兰人。

        至于女性,除了少部分父母和丈夫还在的,其他都被赫梅许给了萨扎堡里的大量的单身汉们。

        作为现在北方风头正盛的著名冒险之地,萨扎堡的外来单身汉数量可以很恐怖的。

        这些人大多会在赚到钱之后离开,赫梅眼馋这个人口很久了。

        于是在这样的思维指导之下,他决定把俘虏而来的哈克兰女性许配给单身汉们。

        换而言之,就是赫梅大喊:“萨扎堡发老婆了。”

        这一政策使得一些本打算就在萨扎堡赚到钱就回家的人落了户,这让赫梅非常满意。

        其次,赫梅对火药工坊的人员进行了一波扩招,以优厚的待遇招募了又一批工匠和学徒。

        接着,萨扎堡的民众就发现,火药工坊开始出售一种被称为火门枪的武器。

        一开始,人们对这东西的态度很冷淡,但当他们知道这是赫梅大胜哈克兰人的关键之后,他们不管那高昂的价格,几乎是抢着购买。

        不过流入市场的火门枪数量终究不多,大部分火门枪是按照和阿塔曼的协议,交给了那些前来取货的哥萨克阿塔曼,剩下的进了赫梅军械库,最后才是被拿出来卖的。

        所以火门枪的价格被炒了好几倍,人们都想拥有让赫梅打败哈克兰人的武器。

        另外赫梅为了表示对德马维国王的尊敬和重视,让工坊专门精制了一杆火门枪,这杆火门枪有着白银和宝石装饰,更像是一件观赏品,接着赫梅派人把这样东西连带十杆火门枪送去了温格堡。

        这是他在抛砖引玉,若是火门枪在亚甸王国那边引起了重视,那么萨扎堡肯定会获得一批高价订单。

        不过对这玩意的高价可以卖多久,赫梅根本就不指望。

        还是那句话,火门枪的科技含量过低,是个铁匠都可以搞出来。

        估计等北方大规模生产起来这东西之后,萨扎堡就只能走薄利多销的路线,通过扩大生产走销量来盈利,这也是好事。

        让萨扎堡变成一座军火之都正是赫梅希望看到的,而且更深一层说,有着足够的火药武器行业从业人员,新技术才能最快获得应用。

        最后,赫梅对迪尔班的研究加大了投资,在哈克兰获得大胜的他完全有这个钱。

        这是非常有必要的,迪尔班越快拿出来新的火药武器,赫梅拥有新优势也越快。

        虽然新火药武器不是有了马上就用,但早点掌握终究是好事一件。

        这件事倒是没几個人知道,而对于萨扎堡的居民来说,最大的感受就是那些巨响的声音和频率都上升了一个台阶。

        迪尔班倒是很爽,有钱就意味着有资源,有资源就意味着可以使劲造。

        这样的话,他的工作效率一定可以上升很多的,成果出来的速度肯定会更快。

        不过正专注于怎么发展领地,发展火药科技的赫梅怎么都不会想到,他在哈克兰胜利的消息,经过不断发酵之后,会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

        “所以,这就是火门枪。”

        在一家叫做名为金勺的酒馆里,杰洛特拿着那原木制成的把手,看着这“烧火棍”,那对竖瞳里是少见的好奇。

        “效果怎么样?”

        他所询问的对象正是狮鹫学派的猎魔人乔治,这杆火门枪正是他购买的。

        真是有钱啊,杰洛特在心里感叹道。

        现在乔治凑够了打造他们学派师匠套的钱,已经给那位哈克兰铁匠下了委托。

        即便如此,他还是有钱去买那不便宜的“烧火棍”。

        “要我说,挺不好用的,在突发情况下这就是个累赘,但若是有准备的行动,这东西应该可以起到奇效。”

        乔治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可以看出,他认为这东西还是很有用的。

        “在怪物的洞穴前先来上一枪,那巨响没准可以把怪物直接吓得跳出来,我们就不用钻到洞穴或者沙丘里面去和他们玩躲猫猫了。”

        另一个声音响起,那是属于一个皮肤黝黑的猎魔人,他穿着一身皮革护甲,头上包着头巾,一副沙漠居民的打扮。

        他的装备很不像猎魔人,是圆盾和弯刀的组合。

        比起猎魔人,更像是护卫,但他的徽章无疑说明了他的身份。

        这是蝎尾狮学派的伊本,杰洛特还是第一次知道东方还是这样一个学派。

        嘿,回去和老爷子可有说的了,没准他知道这个学派是怎么来的。

        “我不太看好这东西,大家别忘了,我们的炸弹也是可以达到惊吓怪物的效果,但结果是我们还是得去钻洞穴和下水道。若是怪物真的那么容易受惊,我们应该早就没了工作才对,我对它的未来持有保留意见。”

        提出不同意见的是来自蝮蛇学派的雷索,一个体型壮硕的彪形大汉,配合上那张凶恶的脸庞,很难把他的外表和善于使毒的蛇派联系起来。

        “话说狼派的,你怎么看?”

        雷索表达完自己的意见,那有些骇人的脸庞就看向了杰洛特,现在这里就他没有发表意见。

        杰洛特叹了口气,他感到了猎魔人们对这武器未来的分歧,所以他是很不想评价的,但既然已经问到了,那怎么能不说。

        “不管到底能不能用,终究只有用过之后才知道怎么回事,要是有用,我们就用,最早的猎魔人不使用弩箭,但现在大家不都用起来了。”

        他选了个最挑不出来问题的回答,也的确正如他所想的,这个回答没有导致进一步的争论。

        杰洛特现在参加的,正是萨扎堡的“变种人聚会”——实际上就是几个猎魔人一起在工作后喝酒聊天,但丹德里恩就是要这样说。

        金勺酒馆的老板是个老哥萨克,只是因为结婚而放下了刀剑,改做起酒馆来,他烧得一手好菜,因此这座酒馆成为了整个城市最好的酒馆。

        老板很喜欢他们这些技艺精湛的猎魔人,所以专门给他们留了个位置让他们聊天扯淡,而猎魔人需要付出的只是每天教老板的儿子一个小时。

        猎魔人们都很喜欢这样的气氛,不同学派的人聚在一起的机会不多。

        也是因此,他们总是会在一起讨论战术和药剂这类东西的改进可能。

        不过最多时候还是在讨论生计,毕竟大家都是苦哈哈的猎魔人。

        更别提几位到这里来的,还都有个存钱定制师匠套装的任务,钱的问题就更大了。

        就比如现在,刚刚谈完火门枪在猎魔工作中有没有作用,接下来就是谈工作的事情了。

        “话说等到这一年回去之后,你们明年再来吗?”

        说话的人是伊本,他正用那黝黑的手拿起一杯红酒,把它灌入口中。

        “我是肯定还会来的,我们学派的师匠套还没打造出来,学派派我北上就是为了这个,我估计明年我就可以存够钱了。说起来这城市人口越来越多了,北方的,草原的,赫梅统领打赢那一仗之后人口就更多了,房租天天都在涨,希望不要涨得太离谱了,别影响到我打造师匠套。”

        “我要回南方一趟,去找我的兄弟们和大宗师,既然已经找到了订单充沛之地,那就没必要继续在南方耗着,尼弗迦德皇帝禁止我们活动,而南方的怪物大多钻在没人的深山老林里面,工作也不多。哈克兰就很好,如此适合赚钱的地方已经不多了。”

        接着说话的是雷索,杰洛特有些意外他的发言,蛇派这是在计划搬到哈克兰去?

        若是如此,回家之后他可得把消息马上告诉维瑟米尔,上一次南下的猎魔人学派北上,可没给狼派带来什么好影响,猫派那些混蛋还把猎魔人在北方的名声搞臭了。

        “不过,我发现了一些现象,让我有些不好的感觉。”

        远比外表看上去细腻的雷索说着自己的观察,他的话语让猎魔人们都把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一些永恒之火和克里夫的信徒开始嘟囔着惩罚莉莉特信徒,他们用赫梅统领的胜利作为例子,告诉人们哈克兰人很好击败,轻易就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得无数战利品。而这些狂热的话语明显影响了很多人,这里许多人都会回到北方,把这些消息带过去。”

        “说实话,我不太认为这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不就是一场宗教狂热吗?我们都不知道见过多少了。”

        杰洛特下意识的评价道,他见不不少这样的事情,这种事情一般过一段时间就会冷下去的。

        “但在这个人们看来第二次南北大战很快就要爆发的当下,这富有宗教许诺的言论,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再加上一段时间的发酵,那将会产生的能量是巨大的,到时候这里将会变成一个巨大旋涡。”

        雷索的眼中闪着光,作为见证了尼弗迦德对南方的征服,以及帝国内部种种变乱的猎魔人,对于这些事情,他的嗅觉无比灵敏。

        “不过,这不影响我们学派的北上,而且没准我所说的都不会发生,只是我多心了。北上是必须北上的,若是继续留在帝国,我们恐怕只能把下毒的勾当给常态化,这样下去,没准名声会和猫派一样臭了。”

        雷索很坦然,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他这是承认了蛇派做下毒暗杀的工作了。

        一直以来,关于蛇派猎魔人接暗杀契约的谣言一直在流传,但从来没有锤实,毕竟你怎么证明这毒是他们下的。

        蛇派自从几十年前他们的城堡被当时的尼弗迦德皇帝,那位被抹去了名字的篡位者攻陷以来,他们的情况就越来越糟糕,所以接暗杀委托也接得越来越多。

        没有人去指责雷索,眼下猎魔人的生活环境越来越糟糕,工作不断减少,还时不时被统治者限制。

        为了让学派活下去,做些不愿意的事情大家都是理解的。

        只要不像是猫派里一些家伙那样肆意妄为的屠杀,大家都不会指责什么。

        一时之间,有些哀伤的气氛弥漫在所有人之间,这年头,哪个学派情况不糟糕。

        哪怕是那位狮鹫学派的乔治也什么都没有说,本来杰洛特以为以狮鹫们那种骑士式的观念,绝对会怒斥一番的,当年他们就是如此。

        看来这年景实在是艰难,连狮鹫的富人们都得对现实低头。

        “我打算一直在这边活动。”

        乔治发话了,他的语气很坚定,没有任何的动摇。

        “哪怕是师匠套打造好也是,这片土地需要我。而且我还要帮助每一位来到这片土地上工作的猎魔人兄弟,这是我应尽的责任。”

        啊,狮鹫们还是这样,杰洛特在内心想到,但没有任何鄙夷和嘲笑的意思,他尊重这样的品德。

        “我明年也打算继续来。”

        最后的杰洛特给出了他的回答,加上他这些年来存下的小金库,再努力个一年,就可以去打造师匠套装了。

        本来狼派猎魔人对师匠套的渴求没有那么强烈,但自从发现希里成为了许多势力的焦点之后,他明白,自己需要更强的力量。

        而最能发挥猎魔人实力的师匠套,正是他现在需要的。

        不过杰洛特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是丹德里恩。

        我们的诗人现在只穿着一条裤衩,走入酒馆后一边呼喊一边跑到杰洛特身边,脸上满是惶恐的表情。

        看着丹德里恩这样子,杰洛特就气不打一处来,

        “天哪,你又做什么了?”

        “你还记得那女人吗?我前段时间拿下的那个,那个头发特别漂亮的,金色头发。”

        大诗人的脸上再也没有此前的傲气和从容,反而是满脸惊慌。

        而越是看到这样的表情,杰洛特越是气大,因为不出所料,他接下来又得给丹德里恩擦屁股。

        他当然知道丹德里恩在说什么,那个女人他也见过,她的男朋友此前随着赫梅出征,而丹德里恩看上了和男朋友告别的女孩。

        我们的大诗人接下来就开始靠拢那个女孩,不过他当时没有想和她上床。

        大诗人也没那么饥渴,很多时候他亲近漂亮女人真的很单纯就是因为那人漂亮。

        但是他不想不代表人家不想,接着在女方的主动勾引之下,自然而然的就上床了。

        毕竟有几个女人可以经受得起这位才华洋溢的大诗人带来的诱惑呢。

        而问题也出在这里,本来丹德里恩的想法是大家就玩成一夜情,之后两不相见,就此告别。

        这也是北方社会很常见的情况,属于是惯例,没人会主动把这些事情捅出来的。

        但是那女人真的对诗人动心了,而迟迟见诗人不愿意表达娶她的想法,于是就给丹德里恩下了一个局,报复报复这位诗人。

        她请丹德里恩来打一场“分手炮”,就此结束这段关系。

        而被烦的不得了的丹德里恩自然兴冲冲的就去了,终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

        这也是为什么人家男友回来都那么久了,丹德里恩还敢去她家的原因,他急切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然后衣服刚一脱得只剩内裤,就发现女人的男朋友杀进来了,还带着一大堆战友。

        到这里,我们的丹大师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得,那女人把锅都推他身上了,现在男方肯定愤怒得不得了。

        而我们的丹大师作为一个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经历这种情况的男人,他十分顺滑的翻窗跑出了屋子,接着往金勺酒馆一顿狂奔,来到了杰洛特身边。

        “看在瘟疫的份上,丹德里恩,你告诉我,你甩掉他们了吗?”

        杰洛特努力压抑着怒气,因为他预料到接下来会有麻烦,他完全不想干预的那种麻烦。

        而看着诗人摇头,杰洛特明白了一切。

        还没有等他发作,酒馆的门被推开了。

        走进来的是一群年轻人,他们气势汹汹,一些人还拿着棍棒。

        接着他们看到了只穿着内裤的丹德里恩,眼睛几乎冒出来火花,他们径直冲来,丹德里恩马上躲在杰洛特身后。

        这些年轻人显然是一副把他们一起打的姿态,才不管猎魔人们和这诗人有没有关系,挡在他们和诗人面前的家伙都被视为需要收拾的混蛋。

        到这里,杰洛特又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另外三位同行,他们的反应差不多,都明白这一波是逃不了的,也显得有些无奈。

        白狼给了诸位同行一个抱歉的眼神,没有办法,他现在只能做这样的事情了。

        接下来,不约而同的,猎魔人们都扭了扭拳头,不出意外,接下来可有一场架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