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鱼龙混杂的军队

第二十八章 鱼龙混杂的军队

        第28章鱼龙混杂的军队

        离开了温格堡,赫梅的军队向着南方而去,他的目标是艾德斯伯格,王国南境的繁荣城市,也是重要的驻军地。

        目前王国松鼠党活动最严重的便是艾德斯伯格和罗森堡一带,两者都是王国重要的要塞城剩

        长期以来,这两座城市都是王国重点驻军之地。

        不过现在由于亚甸军队都把精力集中在边境的保护和随时进入利维亚境内帮助米薇女王作战上,他们无心顾及松鼠党问题。

        利维亚和莱里亚联合王国是个国,虽然其君主米薇依靠自己的能力得以站在北方大国君主的行列中作为棋手而非棋子,但终究还是太,国土纵深实在是太不够看了。

        在亚甸王国看来,若是再次开战,利维亚极可能在短时间内被打穿,黑衣人会很快开辟出一条直达亚甸的道路,所以边境上的王军不能随意的活动。

        于是赫梅就被调来参与围剿,当这个围剿总司令。

        当然,赫梅很清楚,这只是对外法。

        毕竟黑衣人隔着亚甸终究是还有那么段距离,亚甸军队在自己国土上行动又有什么。

        这最主要还是国王想让赫梅表现一下,好堵住一些家伙的口。

        这也代表着赫梅不用管贵族们那些狗屁倒灶的破事,专心对松鼠党的清剿即可。

        所以当一些贵族送信来想要约和赫梅私下见面或是邀请参加宴会时,赫梅都用王事繁忙给推辞了。

        国王可是强调了别让他搞进那些贵族们的破事里面,那些贵族肯定也都受到了国王的警告,这正好也名正言顺,没有人可以什么。

        而松鼠党问题,那就有些复杂,赫梅光是看着关于南境松鼠党的卷宗报告就感觉头疼。

        按理来,艾德斯伯格和罗森堡很难有松鼠党的活动空间。

        这里是南方军队进入亚甸的主要通道,因此亚甸王国一直都在这里布有重兵。

        按照当地的兵力密度,怎么都不该有松鼠党活动的空间。

        但这一地区那广袤而古老的森林就提供了这个空间,那片被称为腐朽林的存在,为松鼠党提供了庇护,让突击队得以在其中扎营,掩护了他们的行综。

        现在簇活跃的松鼠党突击队是整个亚甸最多的,他们制造的麻烦也是整个王国乃至整个北方各支突击队里面最多的。

        在大多数松鼠党突击队还在忙着偷摸的烧个工坊,以及在路上挖陷阱,还有放放冷箭时,这里的松鼠党已经开始对王军的后勤进行破袭了。

        腐朽林正是他们可以做到这些的关键。

        这座森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球交汇之前,其历史的悠久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

        在人类到来前,腐朽林是精灵的凯拉德王所统治之地,精灵在这里留下了许多精美古迹,比如着名的宫殿凯德夫·格恩维德,当年那在精灵诸国中也享受名誉。

        人类打败精灵之后,他们劫掠了精灵的宫殿,掠夺了许多精灵之物,但依然拿森林没有办法,对人类来,在森林实在是难以生存,所以他们很快就都离开了。

        一直到韦迪蒙特王在位期间,亚甸人才在森林中开辟出一条道路,大大缩短了罗森堡和艾德斯伯格之间的路程。

        这条道路也成为了一条重要的来往之路,在以往,两边的商旅都会走这里来往。

        更别提军队,走这条路就是最快的,它自然也是亚甸的重要军道。

        而现在这条道路现在受到松鼠党的严重威胁,若是没有足够的护卫,过路的人类和车队很难顺利通过。

        腐朽林的松鼠党还主动出击,攻击亚甸军队的后勤,在路上为军队制造麻烦,猎杀军队的信使,破坏各部队之间的联络。

        甚至还有亚甸军队的队被伏击,然后所有人都被杀死,头颅全都被挂在了路边,全都被挂上了“人类都滚回海里去”的牌子。

        而当亚甸军队要反击时,精灵就旋风一般退入林中,人类拿他们毫无办法,贸然进入森林那等于送死——亚甸人已经证明了好几次,为此还死了不少人。

        想要对躲在森林里面的松鼠党进行清剿,那就得集中大量兵力,有序的清理森林,这也是为何赫梅被调了过来。

        从这点来,调赫梅来也是理所当然,清剿作战嘛,那当然是人越多越好,能把整个森林都查上一遍最好。

        而关于簇松鼠党首领艾尔丹恩,赫梅有着他的卷宗,上面记录了这个精灵的生平,浏览的结果让赫梅感觉颇为麻烦。

        艾尔丹恩的早年生活在人类社会之中,是一位精灵商人,曾经的他认为精灵可以和人类和睦共处,还经常在宴会上为人类奏响音乐。

        但种族歧视和偏见毁了他的生活,先是精灵身份让他平白无故的背上了罪名,而他的家人又死在了种族屠杀之中,所以他走上了激进的道路。

        他想要成为人类的噩梦,他也的确做到了,他的队伍是所有松鼠党突击队里最为残忍的那一个,各种恐怖活动使得他的名声在民众中不断传播。

        他的突击队也成为整个亚甸最为臭名昭着的存在,各种恐怖行动连续不断,而军队也被他的行动搞得焦头烂额。

        许多松鼠党突击队都被吸引到了他的麾下,他手中的力量也是王国诸多松鼠党突击队里面最强的。

        国王曾经想要招安这个精灵,以终结他对亚甸的破坏,但是艾尔丹恩杀死了使者,用使者的头颅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想来这也是为何国王对那个精灵杀意那么重的原因,这可是直接打国王的脸,还打得那么重。

        这是一个绝望的复仇者。

        在看完此饶卷宗之后,赫梅这样评价了这个精灵,而他评价得非常准确。

        对抗这样的人很麻烦,若他只是单纯的渴望复仇那也算了,但这个精灵同时狡诈而手段辛辣,不然他早就该被歼灭了。

        一个聪明的残忍复仇者,一想到要去对抗这样的人,赫梅除了头大还是头大。

        按照卷宗的记录,他手上可能有着三百到五百名松鼠党,放眼整个北方,都难以见到如此规模的存在。

        这还是第一次北方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年,他就可以在身边聚集起如此数量的松鼠党,能力之强可见一斑。

        这支力量足以解决一些较规模的王国军队了,想来国王也不是单单要堵贵族的口,解决这些精灵也是急需的。

        赫梅对此很理解,在南方军队北上的如此关键之地,有着这样一支松鼠党突击队,这实在是太让人不安。

        万一他们整出来什么活,那可就好玩了。

        最后也的确如此,在原着中,松鼠党对帝国大军的推进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他们为帝国大军带路,为帝国充当先锋,帮帝国拦截溃湍北方军队。

        如果没有松鼠党的配合,帝国军队也不可能推进得那么迅速。

        若是可以把这里的松鼠党歼灭,虽然不能扭转南强北弱的大局,但是至少可以让亚甸王国避免很多损失。

        赫梅是站在北方,是站在亚甸王国这边的,北方的胜利和他的利益关系密切,利益早就绑定在了一起,若是北方战败,他的利益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到时候固然可以在哈克兰偏居一隅,但那怎么想都太憋屈了,还被该死的帝国任意拿捏。

        别的不,尼国人把蓝山隧道的贸易给把握了,那赫梅能做的只有去投靠帝国了。

        所以松鼠党必须死。

        而随着越是靠近目的地,赫梅越是感受到松鼠党带来的影响。

        此前在亚甸的大道上前行时,看不到什么战争景象,路上也是偶尔看见被吊死的松鼠党尸体。

        那个时候他以为松鼠党威胁也就那样,但是在这里,景象就不同了。

        路上不时可以看见或者挂着人类,或是挂着非人种族的绞刑架,被绞死的倒霉蛋在风中微微晃荡,看着分外的凄凉。

        被烧毁的村庄也可以见到,而还在的村庄都修建起来了木墙。

        当地居民在看向外来者的眼睛里都充满了恐惧与警惕,手上都握紧了武器和农具。

        尤其是看到赫梅那些哥萨克时,他们的形象实在是太野蛮人和强盗了,生怕这些人转头就攻打他们。

        不过在知道他们是前来围剿松鼠党的,居民态度就亲切了许多,在赫梅他们拿出来钱币收购物资时,那就更亲切了。

        而在招待赫梅这些首领时,农夫不忘大倒苦水,倾述他们有多难受,那些精灵有多该死。

        “老爷,您是不知道啊,自从这地方闹松鼠党之后,我们的日子就越来越惨了。本来我们村子靠着招待来往客商日子过得很不错,但现在商人是越来越少了,都被精灵吓跑了。然后那些该死的精灵经常来我们这里勒索物资,要是不给,他们就杀村里的人,我们不得不把东西给出去。”

        话的是一个满面皱纹的老者,看那双粗糙的手掌,就知道他一辈子都是在土里刨食的。

        这是这个村子的长老,赫梅等人现在正在他家,这是整个村子最体面的一户人家了。

        这个村子正是赫梅大军今日的扎营地,赫梅没有让手下随意进村,那样太扰民了,那么多人进去肯定要出乱子的。

        “先前那些派来的军队表现怎么样呢?他们没有去处理这些问题吗?”

        赫梅接着问道,他需要了解之前国王派来的部队表现如何。

        “啧,那些人,都是些臭兵·痞,啊,大人,我不是您的人。”

        长老下意识出自己对那些饶评价,但下一刻他就意识到自己失言,马上解释道。

        赫梅则是给了个不在乎的眼神,这都是事了。

        “每次松鼠党来袭,那些家伙都姗姗来迟,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混蛋就像是游行一样过来,然后到村子里要吃得要喝得,还要女人,所以我们把这些家伙打出去了,他们能保护个屁。这群人里面靠谱的就一群人,那个什么‘特别部队’?”

        “是特种部队,爷爷。”像是老人孙子一样的年轻人道。

        “别打断我,对,对对对,就是特种部队,领头的是一个黑头发的女人,嗬,要我,那些兵·痞加起来都没有这个女人像军人。只可惜他们的数量太少,也没能为我们做些什么,还问来问去的,记下了不少东西。但我看来这群人还是太嫩,让他们执行命令可以,但让他们想事情那就不要想了。”

        长老的话语里蕴含着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智慧,当你活得足够久,看得也足够多,那么一些事第一眼也就可以明白。

        腐朽林的那条道路上来往的不止是客商,还有军队,想来这位老饶一生里也见过不少军队了。

        恩,很好,至少要接管的部队里谁可靠谁是废物了。

        赫梅这样想到,接着他就岔开了话题,想知道的都知道了,那就和老人谈谈这片土地的风土人情吧。

        而提到这个,老人就来劲了,给赫梅谈起几十年前亚甸的老国王对腐朽林进行的拓殖,他们村子就是这样来得……

        。

        和长老的交谈让赫梅知道了很多事情,比如实际上,王国是有着完善的腐朽林地图的。

        那是在德马维王父亲统治的时代为了开拓森林而准备的,当时国王对森林的外围进行了极其细致的探索。

        只不过在开拓计划随着当时的战争被停止之后,这些地图自然也被冷落了下来。

        他赶紧派出使者以他这个剿匪总司令名义去最近的亚甸城市寻找这张地图。

        在市政厅的故纸堆里面,肯定可以翻出来他们需要的东西的。

        当然,有可能国王先行派遣的部队已经去找了这些地图,但就从他听闻到的这群人事迹来看,那里不是纨绔子弟和废物佣兵,就是纪律严明但只会执行命令的新兵,赫梅压根就不指望这群人能想到这一层

        萨扎堡的军队继续前进,很快,赫梅来到了他的目标地,来到了那些需要他接管的士兵之前,然后他感到了失望,但不意外。

        。

        “这群人比我想得还要烂。”

        在距离腐朽林差不多百来米一处高台上,耸立着飘扬亚甸黑红金旗帜的军营。

        赫梅正站在军营操场的演讲台上,看着下方的士兵,而他的大军站在他的身后,看着这些亚甸军队。

        进入赫梅眼帘的,是一大群东倒西歪,连立正都立不稳的雇佣兵,里面显然有几个人还是醉着的。

        他们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外套还被他们剪出来一大堆洞,要不是还有着甲胄和武器,根本看不出来是士兵。

        他们的装备都是乱七八糟的,刀枪剑戟什么都有,装备则更是那啥,就像是从一件件不同的盔甲上任意拿出几件装备而拼凑成的。

        这就是典型的“佣兵装”,赫梅手下的哥萨克里不少人看着颇为羡慕,因为这些“佣兵装”里面不乏凑出来一身铁的,他们可都还是大把的布衣呢。

        至于他们的指挥官那更是不堪,赫梅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到化妆的男人,丹大师都没那么离谱。

        表现良好色也就百来人,那百来人穿着布面铁甲,以标准的军姿整齐站立,就像是在接受国王检阅一般。

        率领他们的是一个黑发扎在后面的女人,她也穿着布面盔甲,左肩上有着亚甸的盾牌纹章,她的脸上写满了严肃,想来这就是亚甸特种部队了。

        对于特种部队的素质,赫梅并不意外,这可是德马维王组建的松鼠党猎手部队,全都是优中选优,精中选精,士兵素质都是顶个的好。

        问题就是这群人现在还是太稚嫩了,刚刚成立不久的部队,面对这些人还是太生疏。

        看着他们,赫梅不由得想起之前刚刚到这军营的时候,那景象更是不堪入目。

        只有特种部队的哨兵站在塔楼上,然后是整个营地唯一的几个哨兵,然后正是他们敲响了部队集合的钟声。

        亚甸特种部队的反应还算是迅速,但那些雇佣兵可就……赫梅只能庆幸他没看见妓女。

        “亚甸特种部队第二中队中队长蕾拉向您报告,应到104人!实到104!向您致敬,总司令!”

        随着黑发女人有力的呼喊,她的士兵们也整齐对赫梅致敬。

        蕾拉,赫梅知道这个人,她也是原着里面有名有姓的人物,一位仇恨松鼠党的强力军官。

        想起这些时,赫梅就决定接下来得拉拢此人,这个人可以发挥的作用是巨大的。

        但另一边就糟糕了,那打扮得像个奶油布丁的花花公子醉醺醺的道,他的金马刺明了他骑士的身份,

        “查伦团,应到1000多人,实到……嘿,知道实到多少,总司令,也无所谓了吧,反正外面都是松鼠党,我的人是绝不会乱跑的,敢三五成群跑出去的,那种蠢货都已经死了。”

        他的话语在其部下中引起了一阵大笑,赫梅明显感觉到了冒犯,但他还是忍住了怒火,得先弄清楚这个饶来历。

        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情况,赫梅才好拿出相应的应对方案。

        “那么这位……醉酒爵士,你又是什么人?还有你的这只烂泥大军又是怎么回事?”

        赫梅很是斟酌了一番词汇,避免自己出来更具有攻击性的话语。

        “我是高塔之主。”那人做了个鬼脸,“好吧好吧,您就别摆着那张臭鸡蛋脸了,我是查伦团的指挥官查伦,勉强算是个骑士。”

        赫梅注意到,此人没有姓氏,这倒是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看他的姿态,怎么都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那要么是他在故意隐藏姓氏,要么就是他是一个私生子。

        “查伦大人,您怎么可以在总司令面前这样!这是一位王国的军官可以做的吗?”

        在赫梅发作之前,蕾拉就先指责起来了这位花花公子。

        “该死的,蕾拉,伱这老处女,司令都没有什么,你又叫唤什么?”

        那花花公子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就像是猛的跳起来一样道,语气里面的火药味很浓,只不过蕾拉依然继续输出着,各种指责就像是连珠炮一样,蕾拉直接罗列他违反了多少军规,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而看蕾拉那表情,就知道她完全不是在吓唬人,而是只有长官一声令下,她真的就会按照那些惩罚收拾此人。

        随着蕾拉对那花花公子的一番强力输出,那花花公子居然真的服软,脸上还浮现了惧怕之意。

        看花花公子脸上的惧怕,赫梅觉得蕾拉可能真的打过他。

        花花公子收起了脸上那些不正经和醉意,恭恭敬敬的对赫梅鞠躬致敬,还有抱歉,

        “非常抱歉,赫梅大人,都是我的错。”

        看到这个结果,赫梅眉头一抬,也好,部下既然维护他这个指挥官的威严了,那他接下来也不用不顾这花花公子有没有什么背景,而把他收拾一顿了。

        赫梅计划着是先把这家伙拖出去打个二十鞭子,若是挨打过程中还敢继续叫嚣,那就继续打,打到他服气。

        这样的事情是赫梅不愿意做的,他还记得国王的那些告诫。

        亚甸王国内不知道多少贵族想找自己的麻烦,他必须足够谨慎,尽可能避免得罪人,免得那些人找到发难的理由。

        但还是该动手就得动手,比如刚才那骑士就是在蹬鼻子上脸,这是必须收拾的,这都影响到赫梅在军中的威望了。

        而面对那花花公子的道歉,赫梅则是挥挥手,表示此事就这样过去了,然后他看向了查伦的部下。

        这群人佣兵没有此前那么神气,而是低下了脑袋,站得也终于像样了一样像是些士兵那样了。

        “那么集合就到这里了,全体解散,查伦,蕾拉,你们两个随我进帐篷来,我要了解一下情况,了解你们都对松鼠党的活动知道些什么。”

        既然已经见过士兵们,那接下来就该是了解情况,先知道第一线的战况如何,然后才好作决定。